咸鱼画脚,没有烦恼
菜鸡年更选手

  雪羽仙飞  

尺水

偷偷转一发

The Long Summer:

这个文是给我的煎老师的T T @雪羽仙飞
煎老师有时候对我太好让我错觉自己很可爱很酷!感谢煎老师的爱护!永远爱你,希望你永远快乐幸福(一定要!)
我们煎真是无敌可爱的人!代表全宇宙祝我们煎生日快乐!
附:还更了个告白,首页就能见到。

许个愿吧,祝你梦想成真。

黄少天和喻文州说了个秘密,喻文州没听清,说,你再说一遍。黄少天不乐意,表情很别扭,说,我不说了。
这时喻文州和黄少天上初中,一所学校。本来是玩不到一起,黄少天眼里喻文州像个和二元一次方程手拉手的瘦俏男孩,骨子里带点春寒料峭的劲,不很出头,也不和某某手牵手,像一片坦荡的春天。这个行为的意思是:和谁都不拉扯,同样道理,温存也并不分给某人。
本来是玩不到一起的。这句话否定了许多过去的可能性,但又给了未来过多拉扯。故而黄少天在网吧看到那个头顶时,鬼使神差坐到对方身边。
也许是命定的事情。黄少天想了半天。企图给喻文州和自己的友谊一个定义。他和喻文州八字不合,脾气也不对,但就是很喜欢喻文州,越看越喜欢,觉得喻文州眉清目秀,干干净净,后来觉得和喻文州组队抢野图也是件漂亮的事情。喻文州有条不紊,指挥的一把好手,再混乱也能抽丝剥茧,利益最大化,配上黄少天,就是搞事一把好手,常常被玩命追杀。
夜雨声烦替索克萨尔挡了一刀的时候黄少天反应过来:没必要。两个人都可以躲过去的刀,接着干什么。
对面很得意:夜雨声烦纳命来!叫你爆老子装备!
这时候黄少天手头动作过去,嘴里说个不停,心里还在胡思乱想,砍死对面的之后陷入了长久的发呆,总共十分钟。(这个事情困扰了黄少天十分钟,这是多么伟大。)

喻文州被黄少天搞得一头雾水,解干净手上的一元二次方程,黄少天的敲门声就响了。他和黄少天面面相觑,黄少天说了一通有的没的,喻文州在去除有关天气真好,你家那颗万年青长得挺不错的等等无关信息之后,黄少天和他说,我们去刷个副本。然后拽着他就跑。
夜风很凉,他穿着一件衬衣陪黄少天跑进山里。夜风有点凉了,黄少天的手却过份地暖,灼烧人一般地烫。跑得有点太远,再没有人,喻文州只拥有黄少天,而黄少天只拥有喻文州。
看好啦!准备!黄少天到了半山腰。喻文州就站在那里等着。
先是一颗星星掉进夜色里,而后许多星星被扔进这个墨蓝色的口袋,拖着长长的尾巴。从不知多少光年外如约而至。喻文州心中升起一点柔软,而后搁浅在某一湾浅海。

黄少天此前松开了他的手,而后在黑暗中重新握住。

喻文州也不知道黄少天怎么在黑暗里找到他的手。黄少天攒他的手用的力道很大,太冷了,喻文州听黄少天说,即使心下太清楚是借口,还是没有要求放松。
千禧年第一个十年的顶头上,千禧一代没有垮掉,却也不被保持过多的期待。而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,难得没有想别的事情。光化污染还没有成功染指天空,晚自习也还尚不存在的那天,在喻文州生命里变成一个奇异的光点,在他离开生命的原点许多光年后,仍照耀着他。
星星划过去的时候,黄少天许了一个愿望。回过头时喻文州眯着眼,有流星划过他的眼角。他猜喻文州也许了个愿望。

喻文州问他:还有一个事。
黄少天盯他:什么?
你今天早上要说什么?
黄少天回答的时候眼睛亮亮的,让喻文州晃眼。
“我的愿望。”

已经实现了。


转载自:Nothing
评论
热度(6)
  1. 雪羽仙飞Nothing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偷偷转一发 The Long Summer:
© 雪羽仙飞 | Powered by LOFTER